TAG标签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
位置: 主页 > 教育资讯 >

直播名校课贫困学生88人上清北,信息时代精英教育将不再稀缺?

时间:2019-04-10 08:14 来源: 作者: 点击: 次
看到一篇触动人心的报道,是昨天《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发表的——《这块屏幕可能改变世界》在中国有两条教育的平行线:中国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有学校接近”零一本“录取率。成都七中,去年30多人被伯克利等国外名校录取,70多人考入清华北大,一本率超过90%,是不折不扣的名校。这两根平行线,本来看不到任何交会的可能,却因为直播而改变:16年来,这248所高中的7.2万名学生,全天候通过直播,与名校成都七中同步上课、作业和考试。成果是:有的学校出了省状元,有的本科升学率涨了几倍甚至几十倍,其中88人考上清北,大多数考取本科。1我们仍然生活在巨大的差异中当北京的朝阳妈妈在焦虑如何让孩子跨区考上海淀学校的时候,云南禄劝有点想法的家长在发愁孩子怎么能去昆明读书——即使昆明最差的学校,中考平均线也比禄劝高100分。当杭高中的高三学生在亚马逊数雨蛙在非洲保护白犀牛还能被藤校录取的时候,山东某县高中同龄学生连济南青岛都没去过,每天6点起床23点上床,学到失眠头痛腹泻,985还是211却仍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当十一学校校长引进戏剧课,成都七中在课堂讨论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时,那些偏远山区的一个班级动辄100多人,个别老师有时会喝得醉醺醺的,很多老师只会敲着黑板说:把这句话读三遍……记住了吗?当上海徐汇区的雨轩在抱怨妈妈每天都吼自己作业时,安徽临泉县的英红已经两年没见到妈妈了,因为去年春节妈妈做保姆的上海东家生二胎,让妈妈春节留下来帮忙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余华在《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异里》写到:当上海、北京、杭州和广州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的摩天大厦此起彼伏,商店、超市和饭店里人声鼎沸时,在西部的贫穷落后地区仍然是一片萧条景象……社会生活的不平衡必然带来心理诉求的不平衡,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中央电视台在六一儿童节期间,采访了中国各地的孩子,问他们六一的时候最想得到的礼物是什么?一个北京的小男孩狮子大开口要一架真正的波音飞机,不是玩具飞机;一个西北的小女孩却是羞怯地说,她想要一双白球鞋。两个同龄的中国孩子,就是梦想都有着如此巨大的差距,这是令人震惊的。对这个西北女孩来说,她想得到一双普通的白球鞋,也许和那个北京男孩想得到的波音飞机一样遥远。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生活,不平衡的生活。区域之间的不平衡、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个人生活的不平衡等等,然后就是心理的不平衡,最后连梦想都不平衡了。所以,当成都七中大部分孩子的梦想是清北和藤校时,那200多所贫困高中不少孩子的梦想只是:考上本科——不管是哪所大学。成都七中直播的开通,巨大的差距一度让贫困的学生难以接受,这些最远只到过县城的学生们,围观七中同学国外游览,“分享”别人有才艺、有情调的生活,让他们感叹“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2信息时代将使教育更公平更普惠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这个激动人心的直播课程,让人联想到慕课(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慕课是“互联网+教育”的产物。 在马丁·福特的《机器人时代——技术、工作与经济的未来》里,详细介绍了慕课的来龙去脉。2011年夏末,斯坦福大学两位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兼谷歌技术主管塞巴斯蒂安·史朗(Sebastian Thrun)和彼得·诺维德(Peter Norvig)宣布其人工智能入门课程将在互联网上免费提供,立刻让慕课跃入公众的视野中。在公告发出的几天时间里,就有超过1万人报名参加课程。随着《纽约时报》的文章报道,注册人数飙升超过16万人,学生来自190多个国家,小到10岁、大到70岁,都报名向这个领域的两位杰出科学家直接学习人工智能基础。最终,大约23000人完成了课程,参加了期末考试,并获得斯坦福大学的结业证明。而在慕课出现之前,全世界仅有200名斯坦福学生拥有这种难得的学习机会。短短几个月内,一个全新的产业围绕着慕课现象形成。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精英大学也匆匆加入了这场游戏,包括密歇根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全球百余所大学机构。名校也面临着精英教育不再稀缺化的挑战。当斯坦福大学的管理层了解到课程飙升的注册人数时,他们曾多次召集教授们开会,商讨授予在线学习者什么样的学习文凭。他们顾虑的,除了斯坦福大学的声望可能因被数万人共享而削弱(而且是在这些人没有人支付一般在校学生每年约5万美元学费的情况下),还有遥远地区学生的身份无法得到验证。这些管理人员最终一致决定,可以向在互联网上完成课程学习的学生提供一个简单的结业证明。尽管如此,慕课的出现激动人心,并且被人们寄予厚望,认为在线课程有望迎来一个精英教育免费或低收费的新时代。在非洲和亚洲的贫困人口将很快能通过廉价的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就读常春藤盟校。3从网络教育中获益最终取决于内驱力和自律性网课的资源,这两年在国内已经非常普遍。不管是学习英语、语文、数学、心理学甚至烹调,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和在课堂上课比较,在线课程要方便得多,同时也便宜许多。而且,很多网络资源都是免费的。在学习这个层面上,我们现在生活的信息时代,真是从古至今最好的时代。但是,有多少人能充分利用这种好处呢?很多人这个也想学那个也想听,冲动地屯了很多课程,关键看起来每门课也不贵嘛,便宜的十几,贵的几百(但加起来一年也能上千),而真正能听完的人却很少。慕课虽然开始得红红火火,但是后面的发展并不符合人们的高度期待。2013年年底,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两项研究使现实受到了打击。其中的一个研究项目观察了一个课程的100万在线课程注册用户,发现慕课“有相对较少比例的活跃用户,且用户参与显著下降,尤其在课程开始的第1-2周之后,并且很少用户能坚持到课程结束。“”有大约一半的注册用户甚至只学了一次课。各门课程完成率从2%到14%不等,平均约4%。”慕课也没有很好地吸引穷人和未受良好教育的学生,虽然人人都以为他们最能从中受益。注册用户中大约80%已经有了大学学历。这也和我的观察相符,身边那些积极性高的学习者,特别是能坚持学习网课并且全部完成的人,大多是985、211的毕业生甚至国外名校毕业生。这可能是因,也可能是果。就是在禄劝中学,就是那个跟着成都七中上直播课的中学之一,不同的学生对待直播也有不同的态度。有的孩子看到差距,感觉很丧气,认为自己一辈子追不上:就算我变优秀了,人家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有的孩子被激发出了勇气和努力:要比七中的同学更强。信息时代是令人奋发和精进的时代,同时也是令人分心和沉沦的时代。有人却成为网络教育和网络传播的受益者,同时,有人成为网络游戏和网络社交的受害者。在很大程度上,内驱力和自律性成为这两者的分水岭。即使面对着不少问题和质疑,互联网在教育上带来的优点还是远大于缺点。那248所高中的学生,其中也不乏本来就很努力,却不找方法的学生;也有很多富有潜力,却缺乏良师指点和训练的学生。自从有了直播,梦想照进现实,原来他们拥有的考入一本的梦想,也悄悄换成了北大和清华。人和人的差异,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只要有了好的教育,有了好的方法,有内驱力和自律性的贫困孩子也能一样崛起。在这个地球中,每个人所处的背景和环境都不可能完全平等,而教育改变命运,教育不仅是家境良好孩子的助力,更是贫困家庭孩子的灯塔。如果教育再不平等,那么就会加剧这种不平等,以至于社会固化、裂变、动荡……就像慕课虽然遇上了很多挑战,但是将高品质的教育带给世界数亿的贫困人口,这一希望可能最终还是会实现。这像《这块屏幕可能改变世界》的记者所写:那种感觉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也像余华说的:梦想是每个人与生俱有的财富,也是每个人最后的希望。即便什么都没有了,只要还有梦想,就能够卷土重来。这就是信息时代给我们带来的光芒和梦想,流动着,闪烁着,照亮了黑暗,填平着鸿沟。
真人现场赌博评级
最新阅读
  • 澳门官方网站赌博:信息舟山信息澳门赌博官网娱乐八卦浙江新闻联系QQ183262715
  • Copyright by 2015-2016舟山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